1. 首页
  2. 资讯

在煤矿下过井的兄弟们,你们有什么恐怖的经历吗?

最让我难忘的?地点六盘水汪矿,那个时候我被派到一个被废弃的采煤区看电缆。基本就是到了那里以后睡觉,那个采取已经开采了差不多20多年了。所以非常非常大。加上我,那个地方工作

最让我难忘的?地点六盘水汪矿,那个时候我被派到一个被废弃的采煤区看电缆。基本就是到了那里以后睡觉,那个采取已经开采了差不多20多年了。所以非常非常大。加上我,那个地方工作人员就两个。另一个离我走路也得半小时到。。我每天从井口走到那里至少要一个小时。谁能想象一个人在漆黑又安静还特别宽敞的巷道里走上一个小时是什么感觉?生无可恋啊工友们,那天我向往常一样走到工作点,看了一会哈利波特的书,你没看错是哈利波特。然后就靠着木板睡觉了。过一会交接班的人跑过来气喘吁吁的告诉我他看见一个人躺在二片口(我的那是斜井所以往下有巷道的地方我们都叫它片口),由于哪里风大非常冷,正常人根本不会躺哪里,他观察半天那人没动然后被吓坏了。跑来找我,我半信半疑也有点怕。但是人命关天最后鼓起勇气和他去确认一下。。到了那里那人还是没动我们就大声加试图吵醒他。不敢上前看。用了各种办法那人都没动。最后确认那人应该是死了。我们俩就跑回调度报高情况。接下来就发生什么就不知道了。第二天继续一个人走一个小时的路去睡觉。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不明白那人怎么死的。也着实吓了我几天。

另外一次是煤层自燃。不知道工友们听到煤层自燃会联想到什么?我第一想法就是瓦斯爆炸。那天我们在巷道里修复巷道。一个安检员跑过来就大声喊快跑。上面煤层自燃了,听到这里大家拿起工具就开跑。我心想完蛋了可能会瓦斯爆炸。拼了命的跑过一会终于跑到一个风门处,过了风门就是迎风处心里才平静下来。那天井里几百人全扯上来啦。万幸没爆炸。第二天上班就是去把那些还在发热的煤层挖掉。哪里就像一个二楼的小房子。用楼梯爬上去把那些非常热的煤挖掉排除隐患。由于里面太热,人在里面坚持不了几分钟就得换人。 煤矿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工资低还要随时冒着生命危险。工作七年基本每年矿上都要死两三个人。最多一次煤层爆炸死了11个人。希望那些还在煤矿上班的工友们平平安安吧

在井外三千元?做梦吧!要么是骗子。坐办公室女的除外,是男的都要下井!

喷浆机有两种,一种是五六十年代工人发明的"土式喷机"用小风管插入大的橡胶管中大橡胶管上方有搅拌好的砂石水泥用风吹出喷射巷道,这种土式喷浆机在80初就淘汰了,缺点是:灰尘很大,工人容易得气,肺病。另一种是矿用湿式喷浆机全国煤矿普便在使用。

首先就个人来说我是在煤矿上班的,就我个人情况我简单给你分析一下。

煤矿其实跟企业一样,分为国有、地方国有、个人、股份制等。像我的情况就是跟山西冀中能源然后被派遣到整合的矿井上班,基本上除了矿上的福利、待遇不行外,五险一金什么的都是享受国有企业的待遇。

当时跟我一块到煤矿来的学生有30多个,但是现在基本上也就剩下四五个了,辞职的人跑不过四种原因:

第一、煤矿在偏远的大山,远离城市的喧嚣;生活每天都是亮点一下,没有任何意思、没有任何激情。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虽然工资相对来说比一般工作实习工资多一点,但是他们不适应这里的环境,所以他们选择辞职。

第二、煤矿的工作让他们看不到任何未来。煤矿的工作其实很多的都在阅历,因为基本上套路都是定下来的,只要你努力那么你会学习的很快,也会成长的很快,但是煤矿的工作是一个能看到进的的,你学习了终究会吃透。一旦你到达一个节点以后那么你的收入和职务就会停步不前。对于一些想干一番大事业的人来说,他们会觉得在煤矿工作就是浪费青春。所以他们辞职了。

第三、煤矿不是花丛,只是煤窝窝。煤矿的从业人员基本上都是男人,女生很少,长得稍微好看点的更是没有,对于那些喜欢生活在花丛中的人来说,煤矿就是地狱。所以他们选择辞职。

第四、煤矿是高危行业,到煤矿以后见多了事故以后,心里无法承受。再加上家里的压力,他们大多也会选择辞职。

如果你要是在井上岗位一个月2000,我个人不建议你来,因为我们在煤矿干基本上都是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能挣一份高工资,但是一个月2000你随便在一个县城找一份工作还挣不下来么?而且井上的岗位基本上都是一些养老的岗位,每天定时上下班,不会有太多的事情,你难道想每天坐在办公室玩着手机?玩着电脑?

基于以上几点,再加上你的想法,个人不建议你到煤矿工作。

一矿烈山矿,二矿袁庄矿,五矿相成矿,六矿岱河矿,八矿沈庄矿,海孜矿大井,刘店矿。应该就这些了吧

每年至春节,煤矿生产的节点,总会发生安全事故,牵动人心。此次神木事故,21条鲜活的生命魂归故里,21个家庭顶梁柱轰然倒塌,21个家庭父母失去儿子,妻子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亲。临近春节,万家团圆时,总有不归人,怎不让人悲哀,悲愤,悲伤,悲痛?

煤矿生产,安全第一,这是老生常谈,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事情。但为何每至年关,总发生这样痛心的事故呢?有其深刻的原因。

冬季是用煤高峰,也是煤炭销售的黄金季节,勿庸讳言,企业总是以追求利益最大化为目的,面临煤好卖,提价销售的黄金时节,不管是国企还是私企,都会加班加点,超能力生产。

这就苦了煤矿工人了,只有拚命干,抢进尺,抓生产,安全就扔到爪哇国了。这是煤矿的通病,当安全与生产发生矛盾时,肯定让位于生产,哪管工人死活?笔者在煤矿工作三十余年,也曾从事基层管理,深知其中奥秘。年年到年关,矿上领导大会叫,小会叫,拼命要任务,要产量,制定苛刻的任务指标,完不成任务出了煤,不仅骂娘还扣钱。

做为基层区队只有顶着压力,层层传压给工人,工人只有拼命干,不管是否有安全危胁。

一切安全事故,都是由于人的不安全行为和物的不安全状态叠加造成的。此次神木事故,就是映证!按说,顶板事故只是零星事故,伤亡二三个人而已,这次一下子造成21人死亡,可想而知,这个矿安全管理混乱到什么状态了!

为此,我们要大声呼吁:把工人当人看吧,不是生产机器,不是你们捞取政治资本的工具,不是你们捞取黑金的奴隶,在人格上和你们是平等的,他们的父母妻儿每天都倚门期望儿子能从井下平安归来!

作为一名从事井下,一线多年的我,真的不想在旧事重提了,我首先,向遇难弟兄们!致以沉痛哀悼!兄弟!一路走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