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作家白桦逝世

【著名作家白桦凌晨去世】据《文汇报》消息,诗人、剧作家、小说家、散文家白桦,1月15日凌晨2点15分逝世,享年89岁。白桦1930年出生,1947年参加中原野战军,任宣传员。1952年曾在贺

【著名作家白桦凌晨去世】据《文汇报》消息,诗人、剧作家、小说家、散文家白桦,1月15日凌晨2点15分逝世,享年89岁。白桦1930年出生,1947年参加中原野战军,任宣传员。1952年曾在贺龙身边工作,后在昆明军区和总政治部创作室任创作员。1961年他调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任编辑、编剧,1964年调武汉军区话剧团任编剧。1985年转业到上海作家协会,任副主席。自1946年开始,白桦陆续发表作品。其中电影文学剧本《山间铃响马帮来》《曙光》《今夜星光灿烂》《苦恋》(又名《太阳和人》)《孔雀公主》都已拍摄成电影。(北青报记者 满羿)

版权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

来源:北京青年报

《寻秦记》作家黄易逝世,这部剧你还记得多少?

虎躯一震 破碎虚空

2017年4月5日,一代玄幻鼻祖黄易因中风于香港病逝,享年65岁。竹海君得到这个消息时,已是北京4月6日晚,心里不由“咯噔”一声,以现代医疗条件而言,65岁真的算很年轻——翻了翻日历,不是4月1日愚人节,一声叹息。

黄易,原名黄祖强

作为80后,竹海君是看着黄易黄大侠的玄幻系列和异侠系列长大的,在90年代中期,《寻秦记》、《覆雨翻云》、《大剑师传奇》、《星际浪子》、《边荒传说》以及之后拖了很多年才匆匆结尾的《大唐双龙传》等红遍大江南北,项少龙、浪翻云、兰特以及寇仲、徐子陵等名字即便是现在说来,也是响彻网络。

在那个网络尚未盛行的年代,黄易在金庸古龙等新派武侠之外走出了一条更为广阔的路,想象力简直爆棚,《寻秦记》的穿越与小黄文写法、《覆雨翻云》的破碎虚空和性启蒙写法、《大剑师传奇》的第一人称以及种马流、《星际浪子》的宇宙观,以至于在看《大唐双龙传》时,一直期待徐子陵推倒师妃暄,就像韩柏PIAPIA秦梦瑶一样,但黄大侠这次让很多人失望了,《大唐双龙传》在男女之情上几乎不怎么涉及肉欲。

黄易作品

除了这些长篇外,黄易还有一部著名的中篇玄幻小说《乌金血剑》,记得90年拍成电视剧,是由周慧敏、刘锡明主演,风亦飞,充满意境的主人公名字,如果没记错的话,主题曲《天从人愿》还是刘德华演唱的。

必须承认,黄易黄大侠同时也是网络小说鼻祖级别的人物,凡是提到网文发展史时都绕不过去的一个关键性先驱,他为后来的网络小说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历史穿越、天马行空、后宫种马)。当前主流的网络小说几乎都受到了黄易黄大师作品的影响。

黄易2012年推出新作《日月当空》

还记得2012年黄易停笔五年之后推出了《大唐双龙传》的续集《日月当空》(《盛唐三部曲》的首部曲),11月在起点中文网首发,2014年5月,起点就将《日月当空》小说下架,原因不明。直到现在,竹海君也没有看到《日月当空》之后的连载。

本以为最多再等几年罢了,总是能看到结局的——却不曾想到,日月当空成绝响,人间不见黄大侠。

随笔一篇,以为纪念!

如何评价作家刘震云?

1968年的那个夏天,河南新乡某农村,那个因家里来了客人不得已跟父亲去饭馆赊三个馒头还被厨子狠狠羞辱的男孩,不可能想到,有一天他会成为中国最顶尖的作家、一字千金的编剧、法国艺术及文学勋章骑士勋位、雄踞作家富豪榜最前列的名流吧。

这个人,就是后来大名垂宇宙的刘震云。如今的他,当穿着高贵的黑色华服,在高级酒店搂着冯小刚等一干共和国新贵觥筹交错把臂入林时,醉眼迷离中,不知道是否还会偶然浮现出这个50年前的旧梦?


刘震云首先是一名作家。但在我观感,和他同时崛起的中国文坛名宿,迄今还没有一个可以像刘震云这么聪明,又在软红俗世这么成功的。

他的一生,是如此多才多艺,又是如此长袖善舞,早已不是区区一个“作家”名头所能概括。论发迹履历,农、工、士、商,每一步进阶都稳扎稳打脱胎换骨;论涉足行当,文艺、编剧、教书、交际、演讲、投资,都是时代名角;讲人脉营造,纵横文坛、官场、学界、商圈,横行无碍,仿佛打通中国社会任督二脉。可谓左右逢源、八面玲珑。

尽管如此,在我看来,他最突出的才情、最主要的成就,显然还是在小说写作上。小说才是他得以如此亨通喧天的基本盘。实际上,他也是我非常赞赏的小说作家,论作品实力,当代中国能凌驾于他的,屈指可数。也正是靠着小说之具,他才得以像贾平凹、莫言、阎连科等同行一样,彻底改变了命运,从一介北方农民跻身具有国际声誉的社会名流。他的小说,是真写的好。上中学时,学校被窝里打手电筒看他的少作《新兵连》,那种对于人性的刻画和感知,惊为天人。那还是他20来岁时的牛刀小试。

后来,有孙郁先生的慧眼相看,他得以入人民大学中文系做起了堂堂教授,言谈多以知识分子自居。说老实话,他的学问真不见如何,就文化素养而言大概也就是封建社会中下等文士的水准。但是他兴趣是很广泛的,思维非常活跃,尤其是人情世故方面汲养深透,平时应该非常注意社会上的各种市井人物、官吏财主、风俗习惯以至流言碎语、姑嫂勃谿一类民间趣闻琐事,而且有加以欣赏、记录的兴致和勇气。这些,都是正经知识分子、当代正宗文士所不屑一顾的,他把这些生活经验统统放在了纸上,《一地鸡毛》《我叫刘跃进》《一句顶一万句》等纷纷出炉,在前人熟视无睹的地方发现问题,用大家熟悉的东西带出不熟悉的来,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也以这种新异在国内外赢得大名。

儿时留下的好感是一辈子都不会消失的。在我看来,他应该是中国最优秀的市井作家。这不是带有回护意味的恕辞,而是实事求是。无论头条里的你怎么骂他,“咒其速死”也好,他的一些小说都是足以传世的。

一个正常的时代,理应就是如此,让有才华的人脱颖而出,让有抱负的人扬名天下,让有能力的人富甲一方。


因为他的发达,和冯先生等有那么点狼狈为奸,很多人看不起他,觉得他卖文取宠,卖身投靠,连带着对他的作品也肆意贬低。当时黮暗犹承误,末俗纷纭更乱真,这多少是网络暴力不问是非否定到底的迷乱体现。

刘震云的作品,如何评价是一回事,但是不能否认是“良知良能”的存在。这位中国最贫苦之地出身的农民之子,你可以数落他的人生丢掉了原始的本色,但绝不该乱说他作品没有良知。虽然如今作为一方名流,这些年中国社会因不公撕扯的如此剧烈,也不见他出来发声几句,像老乡阎连科那么勇敢,但他写的东西,依然是有深情骨血大书。读者没有饱经忧患的经验,或者不能借由阅读亲近这些历史,恐怕不容易懂的刘震云的诸如《故乡天下黄花》、《温故一九四二》这些作品,也无法真正了解他这么个人吧。

他写的所有东西,几乎都是乡土中国不堪回首的痛苦知觉,特别是他早年记忆的萦绕,有一股“伤心悟道”的意味在,那种对落后故乡、对底层中国人“近泪无干土,低空有断云”的悲悯、同情、申诉,是力透纸背的。这位1958年出生河南农村的作家,围绕在他自身、在那些亲人和农民乡亲面黄肌瘦头上的中心,就是一个“吃”字。他后来笔下纷纭繁复的,都是这种民族痛史的洞若观火。

他自己的人生,也是在人生的行刑场中,草草抹去双手的血迹,流离逃难出来的幸存者。在被饥饿围困的岁月中,他靠着自己顽强的斗志,靠着姥姥5元救济款的学费,靠着农民式不要命的拼搏,上学,出山,参军,教书,考取河南高考状元,进入北大中文系,进而一步步登上现在的社会高座。他把这些浮生苍狗中所历、所见、所感 所闻的中国农民的所有血泪全部写到了纸上。 风景不殊,举目有河山之异,弥漫着无声的控诉和哀泣。

他和那些只会歌颂盛世,专写靡靡之音的当代作家,是不同类的人。 虽然如今的他,仿佛头上尽是刀枪不入的光圈,但起码,作品的底色是忧国忧民、心系苍生的。他并没真的忘本。


但是身为作家,刘震云又确实是最值得可惜的一位。过去,明代张岱评价交好阮大铖,说“阮圆海大有才华,恨居心勿静”,这话我觉得移来数落刘震云,也是恰如其分的。

就为人和创作的角度而论,刘震云的最弊病在于:这样一位从农村饥饿状态中起来的作家,人生真是穷怕了,已经形成了某种创伤记忆,以至于后来功成名就,都永远无法摆脱名缰利锁。近十年来,他其实已经完全和金钱、名位、娱乐圈、名利场狼狈为奸,抱团取暖,互为利用。1993年的那个夏天,因为偶然参与电影《一地鸡毛》的编剧,他分得了8万块钱。“第一次看到那么多钱,眼睛都绿了,数了一遍又一遍,爱不释手”,马上雄赳赳气昂昂领着全家急头白脸地搓了一顿肯德基。这位之前整天蹲家里挥汗如雨写作的清贫书生,也许并没有意识到,那条从肯德基通往家门口的平凡之路,已经幻化成他这辈子最难走回去的路。

毫无疑问,刘震云是当代中国和影视联系最紧切的那类作家,他被归类为“影视与文学婚盟的最深亲历者和最大受益者”。在华谊兄弟“资本堂”固定座上宾里,他应该是唯一的作家,不仅亲身客串角色,还是主力编剧,更可能是一位成功的商人。比如,这些年很多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挂牌时,他都是话事权很强的股东;比如,从2011“中国作家富豪榜”发布以来,这些年他向来都是高踞前列。他用了30年,从一个只擅长写作的窝囊男人,收获了一介中国文人所能得到的最多的名气、财富、地位,当然还有危如累卵的资本、道德、名誉上的风险。

当一个清高的作家,放下面子抛开尊严,乐呵呵地鼻子涂上油彩混迹名利场甘当一个哗众取宠的演员时,大家都会明白,搞不好就是老时代梨园行中“文丑”、“方巾丑”的旧范犹存。这样的状态,偶尔客串,轻演即可,倘一旦入戏太深,不仅令观众齿冷,想全身而退就难了,极端去揣测,有时倒灶、垮台、倾覆是可以闭眼就来的。你想,钱要多多益善,名要炎炎赫赫 ,一家老小要鸡犬升天,人又要洁身事外,世间哪来如此好事呢!

实际上,这就是火中取栗,无论是对他的作品也好,对他的社会声誉也好,一不小心,都可能是无法挽回的重伤。我们看到他的作品,10年前的《一句顶一万句》还无愧佳作,但是这几年的《我不是潘金莲》、《吃瓜时代的儿女们 》,还是一样念念不忘的好题目,可气局不知道萎缩了多少倍,明眼人一看就知这是想着影视改编的套路; 当 2018年的夏天,崔永元先生大方赠送他一个“渣子”的爱称时,那股群情激愤之状,无疑也是来自飘飘然和名利的反噬。

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赔白了头。一个已经功成名就,准备收拾铅华,屏除丝竹步入晚年之人,孔夫子教我们的第一自律法条,可是戒之在得哦。


无论是从文字作品,还是从日常言行来看,刘震云都是一个对自己的智商甚至智慧都极其自负的那种人。风流自赏,彬彬有礼的表面掩盖下,视人若无物。

他看透世事,又藏得很深。他总以为以自己的人世阅历,人情练达,完全可以在名利场中游刃有余,滴水不漏。但近年来的是是非非,足以验证,这终究还只是一个农民式的狡猾,还谈不上智慧。要知道,历史的惯性,一时热闹不等于永远热闹,通吃的人不等于可以永远通吃。在权力和资本面前,你庆幸自己也可以称兄道弟平起平坐了,但实际上,饶你是多声名显赫的“名士”,平日不过“倡优蓄之”,是帮闲之属,临难脱逃时也只有推出去“祭旗”的份。十万春花如梦里,记得丁歌甲舞,曾醉昆仑,贪心不足蛇吞象,是永恒的真相轮回。

“自古功名亦苦辛,行藏终欲付何人,区区岂尽高贤意,独守千秋纸上尘”,这是王安石《读史》里的名句,以刘震云之勤奋和高才,一定是读过的,也必然是读懂了的。但是,如果有一天可以面见他,我很想拿朴树《平凡之路》里的一句歌词请教他,刘先生,“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2018,12,7,午间偷闲

感谢大佬们赐阅。会勉力每天都写一两篇随感。欢迎关注、点赞、留言批评——虽然我是不会改的

最近逝世的名人都有谁?

金庸,李咏,等

当代中国最伟大的作家是谁?

说到当代中国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可能大多数人都会说是:莫言,因为他是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吗!小编在此却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当代中国最伟大的作家应该是:路遥

路遥(1949.12.3—1992.11.17),原名王卫国,中国当代作家,《人生》、《平凡的世界》等影响了一代人。他忍受着孤独,艰苦创作,给窘境中的人带来希望与光亮。。

八岁那年, 他感觉自己被抛弃

1949年12月3日, 陕西榆林地区清涧县的偏远山村, 一个普普通通的生命诞生了, 家人给他取名“王卫国”。家中十分贫困,八岁那年,家里又添了弟妹三人,越来越多的孩子成了这个家庭的主要负担。

八岁的孩子已经很会装糊涂。第二天他早早起来,躲在一棵老树后,看着晨雾中的父亲夹着包袱,像小偷一样遛出村,过了河上了公路……几乎在一夜之间,他把自己从一个八岁的孩子拉扯成了一个大人。从此他被寄养在伯父家中。


最难熬的,是初中三年

升初中时,因生活所迫,养父不愿让他参加考试。路遥心里明白,实在没有能力供他上学了。但生性倔强的他含着泪也要证明自己行!1000多考生中他脱颖而出。

初中三年,没有生活保障,这是他人生中最困顿和难熬的一段时期。在学校甲、乙、丙三个等级的饭菜中,路遥所吃的全是丙级饭:稀饭、黑窝头、野酸菜。而所有这些,还是他要好的同学们凑集起来的。


那些苦难的日子都成为文学的缩影

他不安于现状,对外面的世界有一种荒漠渴盼清泉般的向往。为了了解外面的世界,他一晚一晚地熬油点灯读课外书,幻想有一天也写本书,把自己的想法痛痛快快地告诉更多的人。

饥饿的经历和苦难的生活,给路遥留下了非常强烈的印象,也促使他拿起笔,来反映这忧伤苦痛的一切。《在困难的日子里》和《平凡的世界》里所写的,都有他自己辛酸的影子。

大学三年级的路遥(左上)

由于他读得多,笔杆子又利索,加之到处盛开的陕北民间艺术之花给了他“后天的补养”,所以,路遥文学创作的信心越发高涨。

路遥与文学爱好者在一起

他以“樱依红”为笔名,在县文化馆的油印刊物《革命文化》上发表了《塞上柳》、《车过南京桥》两首诗歌。这两炮打响,路遥便一发不可收地向文坛进军。


六年抵死写作

路遥花了整整六年的时间去创作《平凡的世界》,头三年到各地考察、采访,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构思小说框架、人物、情节。后三年开始动笔写。

为写作《平凡的世界》,路遥深入铜川煤矿体验生活

为了了解作品所涉及的,中国七十年代中到八十年代中十年的社会情况,他居然用几个月的时间,看完了这十年间的《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参考消息》和另外两份地区性报纸。

路遥同陕北大嫂聊家常

他每天给自己定了一个量,比如要写三千字或者五千字,就无论如何要写完。就算写到晚上十二点,也不会停下来吃饭。

凭借超强的意志力,他坚持完成了《平凡的世界》所有创作。全部修改完的那一天,他画上最后一个句号,把笔往窗外一扔,之后嚎啕大哭起来。

《平凡的世界》提纲手迹

持续6年的写作,让40岁的路遥两鬓霜白、满面皱纹、血脉精气几近榨干。随着病魔趁虚而入,最终被夺走生命。


他是最穷的大作家

路遥的四弟王天乐在一篇纪念路遥的文章里,把路遥称为“悲剧人物”。之所以称他是“悲剧人物”,除了怜悯他生前的艰辛和病痛,也慨叹他出人意料的贫穷。

王天乐在文中回忆路遥获得茅盾文学奖后的情形:“路遥在电话上告诉我,去领奖还是没有钱,路费是借到了,但到北京得请客,还要买100套《平凡的世界》送人,让我再想一下办法。”这对很多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中国作家协会第三届茅盾文学颁奖大会

王天乐认为,路遥当时之所以在经济上拮据,是因为几年时间都离家在外面跑,花销大,并且爱抽好烟,爱喝咖啡。

路遥也在文章里写道:“我可以用一百元钱买一条高级香烟供‘关键’的几天抽,也可以用五十元钱买一件仿羊皮夹克穿几个冬天。”对高级香烟的执着成为路遥经济的一项主要负担。同时他的另一个爱好喝咖啡,也同样花销不少。大罐的雀巢咖啡,路遥常常一买就是好几罐。


对于80年代的人们来说,怀念路遥是一种怀旧,是重新寻找那一代人对青春的回忆。路遥的人生,和他作品里描述的故事,都深深印在他们心里。怀念路遥就像怀念一首老歌。

时间的放大镜,终将为我们呈现一个真正的路遥:他没有超越时代,他只是记录了时代。对于依然在时代的沉浮中茫然四顾的人们而言,重新发现路遥,就是重新发现自己。路遥已远,路遥仍在。

作家三毛为什么选择自杀?

有一个骇人听闻的说法,是三毛并非自杀,而是被谋杀。

因为三毛自杀时所呈现的姿势,是坐在马桶上,身旁是不高的输液架,输液架上绑了一条丝袜,最后,嗯,“窒息而死”。

这种自杀方式,不得不说很诡异,甚至很蹊跷。

我曾经看过三毛的很多书,她的一生,虽然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先后经历了身体上的磨难,丈夫荷西的突然离世,还有后来郁郁不得志的生活,都给予她精神上的巨大压力,但她也在书中不止一次的说过,身边的家人和朋友给了自己莫大的鼓励,她早已走出了心理阴霾,并且自杀前也计划好了整整一年的工作安排,可自杀时却完全没有任何征兆,直到被医院的工作人员发现,连遗书也没写。

当时的台湾几乎处于封闭状态,而三毛恰巧是为了台湾同胞发声的左翼人士,或许因为这个原因,某些特殊团体将三毛残忍暗杀,以此来抹除三毛巨大的影响力。

当然这种说法纯属阴谋论,具体如何,直到目前也争论不休,有说三毛从小通灵,正巧自杀那天见到了丈夫荷西的灵魂,所以义无反顾的跟着荷西走了。。

这种说法更让人咋舌,简直就像街头巷尾的坊间传闻一样不靠谱。

而对于三毛的死因,我想很多热爱她作品的读者,都曾思考过,她究竟为何自杀?

其实对于一名作家来说,揣测她的自杀动机,未免显得太过浅薄。

我们不管如何寻求她自杀背后的真相,都有些无力的感觉,因为三毛即使不幸离世,但她的作品与精神还留在世上,为很多尚在迷途的人指引前方。

所以深入到文学的角度,讨论三毛的死因,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一个能将写作练至登峰造极的作家,早已超脱了常人的思维,她是敏感而又坚定的,她歌颂爱情,感叹美好,又讽刺现实,鞭挞社会。

当她提起笔,凝视整个世界,在纸张上书写心中所想时,她的灵魂就已经上升到纯粹的程度,所以我相信三毛曾经在某一个时刻,是不畏惧死亡的。

因此我们应该把更多的关注,给予她的作品,和她所留给世人的精神财富。

其余的,只能缅怀和感谢。

感谢她为这个世界所做过的一切,感谢她将优美的文字留给世人,感谢她曾经表达出的美好。

想起三毛的样子,想起她曾在字里行间展现的才华与温柔。

这就足够了。

——————————

如果觉得还不错,不妨点个赞吧~

欢迎关注:钱品聚,了解更多文化趣闻,谢谢~

作家可以培养吗?

谢谢邀请!任何事业和学问都是可以培养的,作家也不例外。

培养的途径也是多种多样,不同的人,走的路也不尽相同,因人而异,什么方法适合自己主要还要自己去摸索,但也遵循一些基本的方法。

作家的主要任务是写文章,写作,创作。首先是要具备深厚的科学文化知识和阅读能力。,那就先从学习开始吧。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学习科学,可以培养自己的科学思维能力和科学素养,用科学的的方法去看世界,看社会,看生活,看问题;学习文化可以培养人文素养和人文精神,正确认识人生,社会和生活,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还有就是培养阅读能力,俗话说得好,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并且阅读也是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主要途径,所以要多阅读,多读书,尤其要读经典,读好书。

光有一肚子的科学文化知识还不够,因为要想写出好的作品,还要身临其境到自然,社会,现实生活,去亲身经历,亲身体会,亲身感悟,形成丰富的人生阅历,独特的人生见解。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说的就是如此。

当然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从内心里要有当作家的远大志向,只要有志向,坚持不懈去做,虽然会走许多弯路,有许多困难,那都是你必须要经历的,笑到最后,只是时间问题,迟早都会成功。

李白这个人是怎么逝世的?

谢谢邀请。

目前都没有非常确切的定论。

基本是两种说法:1、死于“胸胁脓肿”,类似于酗酒之后的,肝功能坏死;

2、死于酒后,微醺中,往河里捞月亮,溺死河中;

地点在:安徽当涂。

没有进一步的考古或文献的新发型之前,就是以上两种说法。

仅供参考。

武侠泰斗金庸逝世,你怎么看?

死了个人白,能怎么看?我又救不活他

金庸逝世,你怎么评价他?

一代武侠大家金庸先生今日逝世,噩耗传来,引得无数人落泪叹息。金庸的一生跌宕起伏,充满着传奇色彩,他所创作的15部武侠小说,脍炙人口,为人所传颂不休,他所撰写的社评和政论,高屋建瓴,见解独到,他的一生经历过三次婚姻,更使他饱受争议,如今斯人已逝,江湖已远,不禁让人扼腕叹息。

金庸的原名为查良镛,祖籍是浙江省海宁县,自幼出身于书香门第,1948年,24岁的金庸“身无分文走香江”,辗转进入香港的《大公报》担任记者。

1957年离开《大公报》后,便开始了创立《明报》的生涯,这时的他,“一手办报,一手写武侠”,为了维系《明报》不倒闭,开始创作武侠小说来吸引读者,最终却“无心插柳柳成荫”,以武侠小说而名传于世。

其实,金庸最初的理想是想当外交官的,因为求而不得,最后辗转办报,这也是金庸有别于其他小说家的地方,他是个有政治抱负的小说家。

关于武侠的定义,用梁羽生的话讲,“侠是灵魂,武是躯壳,侠士目的,武是达成侠的手段”。有关“侠”概念,韩非子在《五蠹》中写道:“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可说是“侠”这一概念最早的记录,然而直到司马迁写《史记》中的《游侠列传》,“侠”这一概念才被较为完整地描述出来:“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

武侠小说在中国的发展历史,由来已久,有迹可循。唐宋有豪侠小说,清代也有侠义小说。

然而武侠小说真正流行和发展到一个高度却是在20世纪,金庸无疑是其中的集大成者。武侠小说在民国时一直被认为是“不入流”的,金庸也坦白地称它不过是一种娱乐性读物,尽管创作武侠小说非金庸真正的志向所在,然而他“左手政论,右手小说”,小说和政论之间的互补和融合,兼之他个人丰富的学识和涵养,使他创作出了雅俗共赏,脍炙人口的武侠作品,孔庆东对此评价道:“他打通儒释道,驰骋文史哲,驱遣琴棋书画、星相医卜,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和光辉灿烂以最立体最艺术的方式,展现在世人面前。”

从来有褒就有贬,有捧必有杀,喜欢金庸武侠作品的把他奉为一代宗师,不喜欢的则嗤之以鼻。台湾作家李敖就曾批判过金庸的人品和作品,指摘其人品伪善,武侠小说不入流。

王朔也批评金庸的小说语言啰嗦,剧情老套,可读性不强,引来舆论一片哗然。

如今斯人已逝,他的才情和抱负,江湖和侠义,是非功过,恩怨情仇,自是留待后人评说。

然而他在文学创造上的成就和贡献却是毋庸置疑的。

农家老人逝世刻碑时,对于先逝世的晚辈需不需要刻上名字?

中国文化上下五千年,中国的文化传统,中国的文明礼貌,从古到今,一代一代的传承到现在,己有数千年之多。

红白喜事,也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习惯。

在农村里,人们对红白喜事,特别重视,尤其是在农村里,家里老人了〈就是老人去世〉特别有讲究,不管你家庭条件好与坏,几乎每家每户都会把死者放在家里,其中有放三天的,也有放一个星期的,各地有各地的风俗习惯,其目的就是要让亲戚朋友们前来吊孝。

谈到这里,我要说的是,我们老家的白事风俗,如果有某一家人老人去世了,他们的子女会把自己的老人放在家里,子女们为她们守孝三天,然后在出殡安葬。

而后的日子里就是,等待一年后,子女们要为老人立牌。

主牌时,按照老幼大小之分,把死者后人的名字,分先后顺序刻在牌文上。

既使是晚辈,哪怕是他死于长辈之前,那么牌文上刻名字的时候,也不能够将他搁下,这就是老家人多年来,雷打不动的规矩和风俗习惯。

好啦,话题到此为止,小编就不一一细说了,不到之处,还望高人指点,谢谢啦!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